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紡花車嗡嗡的響

母親氣的目瞪口呆,臉色蠟白,淚眼婆娑的半天壹句話說不上來,壹連兩天沒嘗壹口水,哥哥的幹娘(母親最好的朋友)知道以後,壹直守在母親身邊,無論怎樣勸說,母親都不肯吃壹口飯。 傷透心的母親,拿壹根棍子,擓壹個竹籃兒,藍裏放了壹雙筷子和壹只碗,和自己的兩件衣裳,對幹娘說:“三嫂,妳也別再攔我,我註意壹定,我要要飯吃去學校看看我的小閨女兒,然後去壹個沒人知道的地方,溝死溝埋,路死路埋,永不再回這個家。” 幹娘扯不過,無奈跟在母親的後邊,母親踉踉蹌蹌走到河西邊,幹娘的兒子和壹行人正好過來,幹娘的兒子把母親拽了回了幹娘家中,幹娘給母親打了壹碗荷包蛋,以死相逼讓母親吃下去,又讓母親在她家住了幾天。 母親回到家裏,又開始日夜紡線,重新按布,給父親和弟弟做棉褲,萬籟的寂靜之夜,紡花車嗡嗡的響,母親壹抽抽的紡線,是母親心痛的釋放,晶瑩的淚珠順著母親那蒼老的的臉頰往下淌,壹次次淌濕了母親的襟衫—— 從那以後母親請人給嫂子做了壹輛新的紡花車,把針線活兒和棉花分給了她。 十年的噩夢,十年的血淚,我那善良的母親,剛強了壹輩子,為了兒子,終日忍氣吞聲,顫顫兢兢,只想委曲求全,她哪裏知道,她的善良和寬容,終不能感化她的心腸歹毒的兒媳婦兒,而生生把自己送上了黃泉之路。 母親最大的心願是讓我好好上學,日後能有壹份好的工作,不再象她壹樣,壹輩子辛苦勞累,由於文化大革命的興起,迫使我的學業擱淺,沒能實現母親的心願,雖然我是從小聽著母親的紡花車響長大的,卻沒有學會紡花織布做針線。 母親在病重期間,強打精神,手把手的教我學做針線活,我開始學紡花的時候,沒有耐心,紡花車壹搖,只聽支嚀嚀嚀,車子攪不動了,花撚兒都擰到壹塊,擰成壹個大疙瘩,屢屢這樣,覺得自己太笨,氣的淚流滿面,雙腳兒直蹦,母親耐心的壹次次的示範。 母親說:“紡花要慢攪車子快抽線,花撚兒不能捏得太緊,也不能太松,緊了抽不出線,松了出來都是疙瘩,慢慢來,不要著急,越急越學不好,媽相信,我的閨女這麽聰明,要不兩天肯定能紡出很好的線來.” 母親又說:“女孩子既然學上不成了,壹定要學好壹手針線活兒,以後才不會被人看不起,不會受人話柄,自己也不作難,這個紡花車兒是妳奶留下來的,雖然老舊,只要勤換錠勾兒,用起來還是很輕便的,要經常用水刷壹刷,多滜點油,用著既輕便又幹凈,媽這輩子最遺憾的事兒,就是沒有給妳攢下嫁妝,也不能親自打發妳出門(結婚)走,不能看到我的閨女究竟能找個啥樣的家兒,啥樣的人兒!” 母親用手巾擦了擦滿是淚水的臉,接著喃喃的說:“哇呀!我死了以後,妳要自己勤快點兒,妳要多紡花織布,多織些被裏兒被單兒和床單兒,除了留下妳爹和兩個弟弟用的,其他的妳都裝箱帶走,壹個姑娘家結婚沒有嫁妝,婆家人會瞧不起的,會給妳氣受的,將來妳出門的時候把這個紡花車也帶走,到了婆家自己用著方便,雖然是新社會了,賣的洋布呢子都有,但那是有錢時候才能買的,人生壹輩子命運不能掌握自己手裏,萬壹遇到溝溝坎坎兒,手頭不寬裕,有難處的時候,紡花車就能派上用場,只要有棉花,自己肯幹,就不愁沒有衣服穿,記住,是飯當饑,是衣擋寒吶!” 可憐我那善良的母親,壹生寬厚待人,歷盡艱難困苦,在嫂子來的第十個年頭,剛剛五十二歲,帶著壹生的遺憾和不舍魂歸西天。 母親走後,為了讓父親和弟弟們穿戴好點,我白天下地幹活,晚上紡花,嫂子就嫌我太費油,什麽難聽罵什麽,為了不挨罵,從初春到深秋,前半月從初五六開始打黃昏,每天晚上把紡花車搬到月亮底下,後半月起五更,雞叫頭遍就起床,壹個小女孩兒,半夜三更,搬著紡花車和小板凳兒,壹個人坐在大門外的空地兒,月冷星稀,清風寒影,寂靜的黑夜,紡花車的嗡嗡聲,蒼涼沈悶,壹抽抽的長線串著思念母親的串串淚珠兒,感嘆自己悲哀的命運!冰涼的露水和著淚水,滴滴撒入塵埃。 辛辛苦苦壹年下來,按了二十多丈布,有花格布,給弟弟們和自己做衣服穿,有白布,有被單和床單,這又激起了嫂子的強烈嫉妒心,更加對我恨之入骨,她揚言說:“不怕她鱉妮兒有本事,看我咋收拾她,我絕對不會讓她結婚時從娘家帶走壹絲布,我要讓她赤身凈人出門走,讓她婆家人把她當壹脬臭狗屎,讓她沒有好日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