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3日星期一

小小的櫻桃含有大量的維他命c

現在吧!什麼方法什麼小妙招都有,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探討一下這個話題吧。美容護膚的食物有多種,例如,許多水果了,蔬菜了,食物了,都是對皮膚很好的,既能美白護膚又能美容養顏。

櫻桃
小小的櫻桃含有大量的維他命c,經常食用櫻桃可以起到滋養嫩白皮膚的作用,並能有效抑制黑色素形成。另外,櫻桃的鐵含量和胡蘿蔔素也十分豐富,豐富的鐵元素和胡蘿蔔素能夠增強肌膚的彈性。櫻桃中的果酸可以促進角質層形成,達到養顏護膚的作用。
葡萄
葡萄補氣養血,健脾養胃,營養價值高,具有抗氧化性和美白保養功效。
番石榴
番石榴也是美白的水果,它含有維生素c、果糖、光是維生素c就是其他水果的好幾倍,愛美的美眉可以多吃。
胡蘿蔔
它所含的β胡蘿蔔素,可以抗氧化和美白肌膚。
石榴
石榴有著性溫、味甘酸澀的它入肺、腎、大腸經,生津止渴。
沙棘
沙棘可以並不是我們很熟悉的水果,但是它卻有著“維生素c之王”的美譽,大約100克的沙棘中就含有高達825~1100毫克的維生素c,含量是非常大的,甚至已經超過了我們熟悉的獼猴桃,沙棘的維生素c含量可是獼猴桃的2~3倍呢。除了高含量維生素c外,沙棘還含有其他多種維生素、微量元素、脂肪素、亞油素、沙棘黃酮、超氧化物等活性物質,以及各種氨基酸成分,如果大含量營養成分,沙棘可以算是美白護膚水果中的極品,吃什麼水果可以美白?不妨試試沙棘吧。
這些水果吧!都是營養物質價值特別高的,對每個人的皮膚是有一定好處的,它們都是許多美容護膚的食物,對皮膚都沒有任何的刺激和副作用,它還能給女性帶來美容養顏的效果。

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海邊的風又吹向你,日本,七年不見,別來無恙


2010年,高一,恰巧有機會隨學校一起去日本的大同高校交流。我至今還記得和他聊天時說過的一句話:“能去日本,比你會愛我還要讓我覺得開心。”大概是那時候就覺得旅行會遠重要於愛情吧。初中的三年大概是我最愛看日本動漫的三年。我看過很多四月新番七月新番十月新番,也自知自己是一個中二少女無法自拔。而那麼多動漫中我最喜歡的還是看了將近十年的名偵探柯南,如此,我和日本的緣分就全部源於此。一個20寸行李箱,一套校服幾身衣服,一個斜挎的背包,沒有相機沒有能上網的手機。照片很少,如今我對那一年,除了回憶別無所有。2017年,大四畢業,去英國的前一日定下了麗星郵輪8天7夜日本黃金航線的行程。再一次去了大阪、東京、富士山,唯一多了一個鹿兒島。日本還是記憶中的模樣,自己卻是在七年的時光裏翻天覆地。很多年不看動漫,柯南的觀看集數也就一直停留在了582集,沒有中二病也不喜歡cos。如果說這個行程中我最期待的部分,大概還要數漂在公海上的這幾日時光。下船的時候我還在說,如果再有個一個月可以漂在公海上的日子就好了,可以正大光明的不幹活不工作,可以每天就真的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可以盡情的一群人聚在一起玩狼人殺,殺到天昏地暗。沒有網的日子裏,樂於做一個失聯的人。原來沒有手機我們並非真的不行。所以hello,親愛的日本,七年不見,你好麼?
對於郵輪的旅行向往來已久。2016年的9月,那時候我還住在宿舍,和鹹鹹整日的窩在一起。有一日我們突發奇想的打算去坐遊輪,看了不少航線,也在不同的平臺上比了價。但最終,我們去了港澳。沒有理由的突然改變了計劃,或許是因為機票便宜。郵輪的行程便被一拖再拖,直達今年的7月。去英國的前一日定下了月末的麗星郵輪處女星號的8天7晚暢遊日本黃金航線。你說在郵輪上能遇見什麼呢?人和事,都有些多。

上海40度。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們上了船。11樓,海景露臺房,每一日醒來都真的是麵朝大海。傍晚17時,起航,開始一段未知的旅程。在郵輪的中部參加了船長晚宴,還未結束聽說有夕陽,拿起相機急急忙忙的沖到了甲板。剛剛離開吳淞口碼頭,近海上貨運繁忙,鳴著嗚嗚聲的貨輪一輛一輛超過我們。

“你瞧,這兩個人在那裏是不是還挺有畫麵感的。”“如果這是一男一女,看潮起潮落大概能更浪漫點。“”也對“說著說著我們拍下了這個場景。當時竟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兩個人竟是一路同行的小夥伴。






船長晚宴。一桌的海鮮魚蝦。除了兩晚的船長晚宴,大部分時間都混跡於12樓的自助餐廳。

麗星郵輪8樓星座劇院。這裏每天都會有一場表演,第一晚是魔術表演。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去看過這樣的大場景魔術了,這種魔術一般都出現在電視上。目前來說我們比較熟知的是近景魔術。大概是一個光和手速的障眼法。上麵兩位是主持人,一位說中文一位說日語。

無比帥氣的魔術師。很酷很有型,聽說是船上不少人的男神。“有合影麼?”“有啊,不給你看。”。。。



表演大約持續一小時,舞臺很絢麗。表演者也很敬業,我們坐在舞臺右側的第一排,一場表演看完大家都津津樂道的討論著。後來的幾天我們時常光顧這裏。
本不需要自己辦理日前,隻要有一本有效期半年以上的護照就可以了。麗星郵輪上可以使用港幣,東西的價錢也都是用港幣標誌的,免稅店價位還算便宜,再加上乘以匯率還是比較劃算的。因為匯率每天都在變,且記掛在房卡上最後還要綁定信用卡結算,所以其實最方便劃算的還是用支付寶,匯率時時變化,而且所有地方都可以使用很方便。船上可以換日元,不過要趁早,晚了就沒有了。目前匯率還比較劃算,基本拿日元除以16.5就是人民幣的價錢了。麗星郵輪上每日都會給導覽,12樓自助餐廳和樓下的幾家是免費的,隻要是飯點都可以隨便吃,其他付費餐廳就看自己需要啦。關於費用的話,根據每間房入住房型和人數價錢不一樣。這個需要根據你自身需求選擇。因為一次性交了船費之後,除了每日的小費基本在船上不需要花費的,唯一的開銷也都是在日本陸地上的消費。因為花的是日元,所以必須每一筆都要記錄,不然等回來算賬都算不明白。所以我都是選擇用挖財記賬的,直接可以購買的時候一道記錄了,手書和打字都可以,還能插入圖片,這樣賬目就一目了然了。不過我這一次記得都是日元,所以後來在備註裏註明了人民幣的費用。什麼時候要是再有一個貨幣選擇就好了。


我們還在搖搖晃晃的床上坐著春秋大夢。蘋果開的自動時區還沒有調到東京時間,而整艘船上已經開始使用日本時間了。就這樣,消失了一小時。拉開窗簾,陽光大好。跑去陽臺的時候想象著海是什麼顏色。踏出門的一剎那海風、悶熱、潮濕的空氣通通襲來陽臺扶手上結晶了淡淡的鹽漬頭發被風吹的像個瘋子而大海蔚藍而不見天際

今天海是什麼顏色


三樓甲板。如果不是太曬,我大概最喜歡這裏。這裏,幾乎滿足了曾經所有的少女心,大海夢。直升機停機坪、泳池、高爾夫練習地,這裏的娛樂場地很多。一般來說泳池早早的就會被孩子們霸占,如果想安靜遊泳或者拍照,大概就隻能趁早了。

尾,拍一張照。船航行過總會帶著淺淺的痕跡。到了公海上以後,海水的顏色變得愈發好看了。我一度認為在海上漂浮著的日子是一段拋掉煩惱的歲月。你說拍照要笑。平日裏笑的太多了,真心也好,假意也罷,笑多了會累。就讓我對著大海放空一會吧。

7樓門外甲板,海風吹動發梢。我說按一張吧,你說那就一張。


七樓船中是免稅店和樂隊表演的地方。品牌不多,打折力度倒還是可以。我大概對於買東西向來比較理智,不需要的東西再便宜也不考慮。於是在這邊來來往往了多次手上也沒有多出一個袋子。正中時常有樂隊。英文歌、中文歌都會被演繹。鄧麗君的歌尤其受歡迎,甜蜜蜜、小城故事一遍兩遍三遍。


日料店,日式風格滿滿。這是船上的自費餐廳,我也不知道價位多少。大概是平日裏我對日料的興趣就不算大吧,所以一點探究的意願都沒有。

電玩室,孩子們的遊樂天堂。孩子在這裏玩,家長也可以去做點自己想要做的事。


窩在12樓KTV廳的一角沙發裏。這裏堆滿了不用的橘色沙發和桌子,藍光的玻璃組成的密閉空間。沒有書沒有咖啡,不文藝也不想裝文藝。

我們開玩笑,這張圖叫靈魂出竅。同行的飛飛說早上起的太早,回房間補覺了。我和鹹鹹不願意放棄後麵的船長室參觀,繼續等待著。窩在這裏時,有人來有人走。我和鹹鹹默契的不說話隻拍照。吶,舒服的關係大概就是不說話也不尷尬。


最後掃了兩張,有人在叫我們了。哦,來了。我們一批二十多人,分為了兩批。未來的7天,也算分成了兩批。後來的七天裏,我大概有無數次機會能夠再次來到這裏,但是再也沒有踏足過。這個角落,就在拍完照片的那一刻被徹底的遺忘。


駕駛室。不是一臺儀器一個人就能駕駛這艘龐大的郵船。配合和合作是安全的保障。這裏的員工基本都是外籍,船長年齡有些大,他的技術都被歲月打磨的很好,他是總體的指揮師。而坐在椅子上的是二副和三副以及瞭望員。


帥氣而又有味道的船長。歐洲人,威武而又氣勢很足。

的房間,套房。這對於一艘油輪來說,空間已經足夠大,硬件的設施也足夠好了,當然價位自然也不低。
船上的第三天,十點左右需下船上岸。鬧鈴在不到8點準時唱起了歌,迷迷糊糊的按掉,翻了幾個身才坐起來。窗簾死死的遮住窗外的陽光,船艙裏早已熱鬧了起來。我和鹹鹹收拾好去了12樓準備吃早飯。人很多,隊伍很長。“那去樓下的麗星餐廳看看吧”“好”麗星餐廳人不多有一些可以自助取的,其他一部分會按照人數上到桌上。

剛下船,我們很想拍全郵輪的麵貌。可事實上,這個時間的我們除非有航拍,不然無論如何也拍不全。岸上的行程分為四條,有不一樣顏色的貼紙做區分。我的線路是京都文化之旅。沒有想到,再一次回日本第一站就是大阪和京都。七年前我第一次踏上日本,去到的也是大阪。“你說大阪會有變化麼。”“大概會有吧。”“嗯。”“第一站去京都,上次來的時候正值梅雨季節,下著小雨的京都仿佛也回到了過去。”“那這一次可是烈日當空。”“第一站去哪?”“去衹園。”“就是你上次畫藝妓妝的地方吧。”“嗯,對。”“哦,要刮呢子了。”“哈哈哈”

走在日本的街道上,日本是右舵行駛,道路方向都是和我們反著來的。街道上不少穿著和服或者浴衣(我們在日本穿的和服體驗一般都是她們的浴衣)走過的女子。街道一如既往的幹凈,街道上的自動販賣機還是遠遠多於垃圾桶的數量。從大阪驅車過來約一小時可到達衹園,正午時分,隻剩一個感受——熱。走進和服體驗店,強勁的冷氣和急切想要湧進的熱浪行成強烈的對比。挑選和服的過程我問鹹鹹,我應該選個什麼樣的”你不挑顏色的,全看自己喜好。“”吶,你看這個紫色好不好看。“”太齁。”“那這件淺紫色呢。”“你瞧,那邊就有一個穿著的,你要撞衫?”“哦那還是算了吧。”默默的問又把拿出來的放回去“橙色的這件怎麼樣?”“我覺得可以。”等上了街才想起日本的神社主體街道就是這樣的橘紅色,我這一身真真是各種撞色。

第一站,八阪神社。神社是崇奉與祭祀神道教中各神靈的社屋,是日本宗教建築中最古老的類型。雖然日本有很多文化跟中國很相似日本的街頭也特別多的中文字,雖然發音上區別很大,但意思倒是相近。來這裏參拜的日本人很多,多著傳統服飾。而我們,是過客。不踏進不驚擾的過客。

穿著和服蹬著木屐拿著手包這裏穿和服的人很多,大概這裏是遊客聚集地吧。沒有深入的逛,很快就去了對麵的小街逛逛了。



“咦,這裏好看,我要在這拍照。”“哎呀,你的衣服顏色都要融進去了!”“我不管,就要拍。”“哦”快門同步著那個哦字按下了。“那麼不走心!”“臉好看不就行了, 要什麼走心。”。。。


神社裏的建築都是這種橘紅、磚紅色。我倒真的是撞色撞了半天。


凈手。好像上次在臺灣妖怪村我也拍了這樣的照片,隻是我至今沒看到。“飛飛,我妖怪村凈手的照片呢?!”“我給你了啊,你自己沒下載。”“誰說的!我都沒收到過!”“那也是你的問題!”“你的!”“你的!!”我們倆跟個孩子似的假意爭吵。

車來車往,在對麵看京都的街道,因為老居住區的保護政策,所以京都的房屋基本就是三四層的小樓。這種城市構建,最大的保留了從前的感覺,我很喜歡上海旅遊



幹凈整潔總是出了名的。不管是繁忙的大街道還是隱藏在一幢幢房子裏的小巷都是如此。



工作日的住宅街頭,空無一人


拍完這張照的時候小巷裏進來了一個送貨的大叔。在我的身後開了門,搬進去了幾箱清酒。然後在門口看了我一會“!#¥¥%……&&%%##%%##!@”“WHAT?!“三個人,六隻眼,一臉茫然。“Can you speak English?”“。。。”沒有回應,好吧,看來大叔不會英語。空氣中突然的安靜,大概有一分鐘,大叔默默的推著車子走了。

京都的街頭到處都是這樣高低錯落的電纜電線。臺北也是這樣。難怪都說臺灣保留了很多日據時代的產物。不算高的建築,剛巧有個人騎自行車經過,就好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場景。“你喜歡這裏麼?”“喜歡啊,走在這裏就好像回到了初中時看柯南的歲月裏。”那個時候的工藤新一大概是男神。日本的動漫多是以真實的場景為原型,所以這些個街道到真的就像是漫畫裏走出的場景。可惜啊,我從柯南那麼大就開始看,直到我到了新一的年紀,又到超過新一的年紀,柯南還沒有變回去,我也很久不看了。

為了拍照,在街道上來來回回的走。京都給我的印象,和國內一樣的熱。殊不知太天真,回國的那一剎那,我才真正理解什麼叫江浙滬包熟區。

“左左,回頭。”相比較正臉我還是更喜歡側顏,所以我的照片大部分都是這樣的。鹹鹹一直嚷嚷著要找花見小路。聽說就在這條街上,能不能找到全憑運氣。

走著走著發現馬路對麵就是。很日式的一條街道,在這並不算新的街道上並不會顯得突兀。中國人很多。多到什麼程度呢,大概就是你在大街上喊一句中國話,一群人都得停下來看著你。這條街上穿著和服的人更多。不過絕大部分都是中國人,日本妹子也有,並且很好區分,看走路姿勢就可以了。


“你喜歡我麼”“喜歡啊”“那喜歡我什麼呢”“不知道”我好像問過不止一個人這些話每個人回給我的都不一樣,但更多的是不知道。

喜歡這種郵箱,大紅色。我把我的財寶寶也放上去了。財寶寶陪我走過了很多地方,從南到北從東到西。

京都的這種小街道就和上海的弄堂北京的胡同一樣值得留戀。窄窄的街道不破舊,偶有一間小小的居酒屋。正午時分居酒屋都沒有開門,陽光下的人們健步如飛。“你說生活在日本會是怎樣的感受啊?”“那大概會餓死吧。”“你就知道吃!”“其實,我是覺得在日本生活太累了。男的工作壓力大,每天都要加班,女的又有些太沒地位。”“也是,這裏還是隻適合旅行。”


在日本,不能不嘗的那一定是抹茶。宇治抹茶很出名,但找起來太費力。倒不如街邊隨意的一家小店買來嘗嘗。這個抹茶甜筒420日元,抹茶味很正,甚至吃到後麵有點苦。就在花見小路出來往八阪神社走的路旁。我是抹茶控,所以後麵的幾天裏吃了好幾次,但隻有這一次味道最正。

“左左,過來學這個表情我給你拍一張啊。”我齜牙咧嘴的學了一秒,立刻換上了一幅淑女的模樣。“我還沒按快門呢,你快做回來。”“想存我的黑歷史,你想得美。”。。。從八阪神社走回停車場的這一段路,真是煎熬。木屐不合腳,走的腳底磨了兩個大泡。我越走越慢,又一邊感慨不如自己的木屐舒服。大太陽底下的矛盾,想走快點又很難走快。

從京都又是一個小時的車程回到了大阪。回到了心齋橋,這裏是購物的好地方,免稅店、藥妝店應有盡有。在這個橋邊,我們停留了很久。停留到飛飛來回找了我們兩次,停留到他說“你們是愛上了這座橋了麼。”



我和鹹鹹總是互拍更多一些,真要像這樣的合影卻是很少,一次旅行有個一兩張已是多的了。這條街上的很多人都是大包小包,那架勢恨不得是要搬空了商店。我們總說拍照為大拍照為大,兩個小時下來兩隻手倒是空空如也。

我記得我第一次來道頓掘的時候,是傍晚,那時候這條街上並不全是藥妝店和免稅店,當然,這裏的中國人也不是很多。印象最深的是,這裏有無數家18禁的店。他們的18禁多是投影在地上的,你能想象一群16歲的少年,根本沒有註意到後沖進店裏,然後在店員打量的目光裏匆匆逃離的場景麼?我對那個場景記憶猶新,進店時的茫然,逃離店鋪在大街上的大笑,還有想買紀念品,但每一樣都MADE IN CHINA的鬱悶。少年時結伴同遊的人兒早就各自天涯,我再回到這裏,這裏也是千變萬化。


人很多,多到你根本避不開這來來往往的人。就是這個路口遇見了一波又一波的同船小夥伴。匆匆忙忙不知道在尋找誰的十六,跑來和我一起合照的eVonne,大包小包的小喬和子默。雖然線路不一樣,在這裏倒也殊途同歸。

這條路上的狗糧真的是撒的滿滿,隨處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


“你說,在這裏拍一張靜止的我好不好。”“沒有減光鏡,大概拍不了。”“調調參數試試看吧,萬一就可以呢?”然後我們就像是在這個借口紮了根一樣,身邊的路人歡了一批又一批,總算拍出了大部分都在行走隻有我靜的照片。

日本的美食,除了日料外,街頭最叫的上的大概就是章魚小丸子了。第一次在日本吃的時候沒有經驗,一口就包下了一整個,然後被燙的齜牙咧嘴。一盒八顆,八個人都是這副模樣。那個時候大概是真的不會裝,完全就是開心就樂,不開心就表現在臉上。街頭的小吃排隊的人很多,我們卻興趣不大。太熱的天,大概隻有冰水酸奶能夠解救了。

拍照時好多人路過都盯著我看。大概是那時候我的表情比較冷艷吧。




不遠處有一家全家,自打離開了學校有段時日沒有見過全家了。沖進去就打算買酸奶。我說,我一直想拍兩張在便利店挑食品的照片,拍了兩張一個甜美的日本妹子走了過來。說了一堆當然我們一個字也沒有聽明白,最後她大概也是無奈了,於是指了指我們手中的相機,擺了擺手。原來日本的全家是不準拍照的。

酸奶不錯,在日本的一整天,竟然隻用一隻甜筒一杯酸奶果腹。這次的日本行程本是意料之外,短短的一周裏,也發生了很多事,流言蜚語有很多,當時看不開,現在想想倒也是無妄。

已經是傍晚六點,下班時分的大阪街頭繁忙了起來。日劇我看的很少,不管是深夜食堂還是孤獨的美食家,又或者是其他的日劇,都沒有怎麼看過的。唯一喜歡的,是那部天使之戀。10年日本歸來的時候第一次看,後來的3年裏,前前後後看了不止3遍。她和他終究在一起了,她那麼美,他一點都不帥。可校園裏的愛戀就是那麼沒有道理可言,誰為誰動了心,誰又為誰奮不顧身。

剛剛入夜回到了麗星郵輪的港口,入夜時分天是最藍最美的,麗星郵輪亮起了燈,泊在岸邊,我們陸陸續續回了船上,來不及吃飯和休息就沖到了甲板一天遊旅行團


為照片關聯地點
對麵的摩天輪還在運轉,速度很慢。少年時代最喜歡摩天輪,那個時候南京還沒有,我便想方設法想要去有的地方乘坐。後來去過了很多地方,天津的天津之眼,新加坡的摩天輪,倫敦的倫敦眼等等。坐在上麵,因為速度慢且平穩,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當然,那些浪漫的句子矯情的話語也都是人們賦予的,什麼戀愛一定要去最高處接吻,什麼仰望摩天輪就是仰望幸福,這根本都是虛幻的,毫無任何依據。


郵輪上的泳池邊很熱鬧,遊泳的,唱歌的,吃燒烤的。我喜歡這裏,整個船上最喜歡這裏。


大阪口的夜景,車流很少的夜晚有一種無法言說的安寧。所有人都回了船上,整艘船在做著最後的檢查工作,如此,便要離港了。大阪的夜晚,再見。
東京的這一天下船在下午三點,前一晚我和鹹鹹商量第二天早上去看個日出再拍個泳裝照。清晨5點,鬧鐘就開始叫囂著。我迷迷糊糊的按掉手機坐起來蹬上拖鞋走到窗邊,窗簾開了一個小縫。“鹹鹹,今天大陰天啊!”“哦,那繼續睡覺吧。”“好”於是甩了鞋子繼續倒頭就睡。再次醒來的時候是7點,我問鹹鹹,還拍不拍照?“不想去。”“再不去今天就沒機會了。”“可是好困”“玩玩水就清醒了。”。。。“好吧,我起床。”


陰天最大的好處大概就是不曬。這邊相當於是一個溫水池,大部分人都是坐在這裏泡著不動的。霸占池子拍了好一會,也有小男孩跑進來,然後看了會又默默離開了。

很想在泳池拍甩頭發的照片。可是這個水池要不要這麼深啊!!!雖然我會遊泳,可是這樣我要怎麼擺造型啊!!絕望!


風吹幹了頭發,也吹亂了劉海。胡德夫的【太平洋的風】無理由的就撞進了腦海裏。安靜低沈的聲音就好像在訴說一個故事,帶著一些力量。“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喚 最早的一個故鄉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所有的全部 裸裎赤子 呱呱落地的披風 絲絲若息油油然的生機 吹過了多少人的臉頰 才吹上了我的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最早世界的感覺 最早感覺的世界”



銀座是如此的出名,初中的時候看柯南我一度以為銀座是一座商場的名字,後來才知道這是一座商業區,從一丁目到八丁目,這邊周末非繁忙時段會封路。拍照倒是方便。


因為拍照,又去吃了一頓街邊的日餐,拉麵加米飯的組合。又是沒有購物的一天。





“左左,過來,我們四個拍張照吧。”“來啦。”我們四個第一次見麵是去年的9月末,在新加坡。那個時候的我第一次踏進這個圈子,一行十多個人。10個月之後各種機緣巧合,我們又湊到了一起。我也不知道我們四個人是不是一種緣分,很多話不提也罷。如今魚丸已是幾十國老司機,生活也算風生水起橙橙也一直在路上去了很多很美的地方我的不必說,從學生時代走進社會,目前還是會在路上十六大概是要辭職旅行了吧,不過誰又知道呢如果十個月之後還能再聚,那就且再看看大家的變化吧。


趁著梁叔在幫忙拍照,也就順帶著讓他幫我和鹹鹹按了一張。

打個卡就說再見。

到達東京塔底的時候,天還大亮,燈光都沒有亮起。我一直想再回到從前去過的市政大樓觀光層,去拍絢麗的東京夜景,去看亮了燈的東京鐵塔。可是,我怎麼就來到了東京鐵塔的底下呢一天遊旅行團


無可奈何的上了鐵塔,城市的燈光都還沒有亮,我們一邊嫌棄一邊架好了三腳架。




亮了燈的鐵塔很浪漫,大概也是這樣才吸引了那麼多的情侶到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