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紡花車嗡嗡的響

母親氣的目瞪口呆,臉色蠟白,淚眼婆娑的半天壹句話說不上來,壹連兩天沒嘗壹口水,哥哥的幹娘(母親最好的朋友)知道以後,壹直守在母親身邊,無論怎樣勸說,母親都不肯吃壹口飯。 傷透心的母親,拿壹根棍子,擓壹個竹籃兒,藍裏放了壹雙筷子和壹只碗,和自己的兩件衣裳,對幹娘說:“三嫂,妳也別再攔我,我註意壹定,我要要飯吃去學校看看我的小閨女兒,然後去壹個沒人知道的地方,溝死溝埋,路死路埋,永不再回這個家。” 幹娘扯不過,無奈跟在母親的後邊,母親踉踉蹌蹌走到河西邊,幹娘的兒子和壹行人正好過來,幹娘的兒子把母親拽了回了幹娘家中,幹娘給母親打了壹碗荷包蛋,以死相逼讓母親吃下去,又讓母親在她家住了幾天。 母親回到家裏,又開始日夜紡線,重新按布,給父親和弟弟做棉褲,萬籟的寂靜之夜,紡花車嗡嗡的響,母親壹抽抽的紡線,是母親心痛的釋放,晶瑩的淚珠順著母親那蒼老的的臉頰往下淌,壹次次淌濕了母親的襟衫—— 從那以後母親請人給嫂子做了壹輛新的紡花車,把針線活兒和棉花分給了她。 十年的噩夢,十年的血淚,我那善良的母親,剛強了壹輩子,為了兒子,終日忍氣吞聲,顫顫兢兢,只想委曲求全,她哪裏知道,她的善良和寬容,終不能感化她的心腸歹毒的兒媳婦兒,而生生把自己送上了黃泉之路。 母親最大的心願是讓我好好上學,日後能有壹份好的工作,不再象她壹樣,壹輩子辛苦勞累,由於文化大革命的興起,迫使我的學業擱淺,沒能實現母親的心願,雖然我是從小聽著母親的紡花車響長大的,卻沒有學會紡花織布做針線。 母親在病重期間,強打精神,手把手的教我學做針線活,我開始學紡花的時候,沒有耐心,紡花車壹搖,只聽支嚀嚀嚀,車子攪不動了,花撚兒都擰到壹塊,擰成壹個大疙瘩,屢屢這樣,覺得自己太笨,氣的淚流滿面,雙腳兒直蹦,母親耐心的壹次次的示範。 母親說:“紡花要慢攪車子快抽線,花撚兒不能捏得太緊,也不能太松,緊了抽不出線,松了出來都是疙瘩,慢慢來,不要著急,越急越學不好,媽相信,我的閨女這麽聰明,要不兩天肯定能紡出很好的線來.” 母親又說:“女孩子既然學上不成了,壹定要學好壹手針線活兒,以後才不會被人看不起,不會受人話柄,自己也不作難,這個紡花車兒是妳奶留下來的,雖然老舊,只要勤換錠勾兒,用起來還是很輕便的,要經常用水刷壹刷,多滜點油,用著既輕便又幹凈,媽這輩子最遺憾的事兒,就是沒有給妳攢下嫁妝,也不能親自打發妳出門(結婚)走,不能看到我的閨女究竟能找個啥樣的家兒,啥樣的人兒!” 母親用手巾擦了擦滿是淚水的臉,接著喃喃的說:“哇呀!我死了以後,妳要自己勤快點兒,妳要多紡花織布,多織些被裏兒被單兒和床單兒,除了留下妳爹和兩個弟弟用的,其他的妳都裝箱帶走,壹個姑娘家結婚沒有嫁妝,婆家人會瞧不起的,會給妳氣受的,將來妳出門的時候把這個紡花車也帶走,到了婆家自己用著方便,雖然是新社會了,賣的洋布呢子都有,但那是有錢時候才能買的,人生壹輩子命運不能掌握自己手裏,萬壹遇到溝溝坎坎兒,手頭不寬裕,有難處的時候,紡花車就能派上用場,只要有棉花,自己肯幹,就不愁沒有衣服穿,記住,是飯當饑,是衣擋寒吶!” 可憐我那善良的母親,壹生寬厚待人,歷盡艱難困苦,在嫂子來的第十個年頭,剛剛五十二歲,帶著壹生的遺憾和不舍魂歸西天。 母親走後,為了讓父親和弟弟們穿戴好點,我白天下地幹活,晚上紡花,嫂子就嫌我太費油,什麽難聽罵什麽,為了不挨罵,從初春到深秋,前半月從初五六開始打黃昏,每天晚上把紡花車搬到月亮底下,後半月起五更,雞叫頭遍就起床,壹個小女孩兒,半夜三更,搬著紡花車和小板凳兒,壹個人坐在大門外的空地兒,月冷星稀,清風寒影,寂靜的黑夜,紡花車的嗡嗡聲,蒼涼沈悶,壹抽抽的長線串著思念母親的串串淚珠兒,感嘆自己悲哀的命運!冰涼的露水和著淚水,滴滴撒入塵埃。 辛辛苦苦壹年下來,按了二十多丈布,有花格布,給弟弟們和自己做衣服穿,有白布,有被單和床單,這又激起了嫂子的強烈嫉妒心,更加對我恨之入骨,她揚言說:“不怕她鱉妮兒有本事,看我咋收拾她,我絕對不會讓她結婚時從娘家帶走壹絲布,我要讓她赤身凈人出門走,讓她婆家人把她當壹脬臭狗屎,讓她沒有好日子過!”

2016年10月18日星期二

裊裊桂香飄雲天

國慶節期間,隨著幾場連續綿綿秋雨,天氣瞬即轉涼。俗語雲,八月凍桂花。桂花不凍,即使到了季節也不是按時開的。這是因為,桂樹開花對氣溫有壹定的要求,只有在20℃左右,且有雨水配合的情況下,桂樹才容易開花。桂花樹是屬於壹種喜陰好涼的植物,早年在家鄉,就曾聽有這樣壹種說法:天涼凍桂花。壹般來說,桂花開放之前,天氣都會乍寒幾天,或下場秋雨。立秋前後幾個月都沒下雨,氣溫壹直偏高,往年中秋時節桂花就香飄千裏。今年中秋節前後由於氣溫的原因,桂花香比往年延遲了半個多月。國慶期間,20℃上下的低溫陰雨,促使城區的桂花樹集中開花。清晨或夜晚,當妳漫步東湖公園,處處桂香飄溢,直沁心脾。妳看,壹朵朵金燦燦的小小花朵,藏在滿樹的綠葉裏,壹虬虬擠擠挨挨,羞答答的綻放著迷人的清香,像繁星點點綴滿了樹,點綴著紅葉嬌艷的季節。站在桂花樹下,看它那小巧而精致的身影,禁不住去撫摸,卻又怕碰落它。壹陣秋風吹過,夾雜著陣陣桂香韻漾,深深吸壹口氣,更有那濃郁芳香,襲人心懷,沁人肺腑,又在芳香中帶有壹絲甜意,使人久聞不厭。 桂花不同於桃花荷花梅花,非要到植物園才能壹見。在灣沚,桂樹不僅遍布整個縣城,甚至在每個小區,曲折幽微的小徑以致每壹個角落,都香氣悠悠,壹路不減。清晨,我在東湖廣場通向網球場的林蔭道打太極,通道兩邊的桂樹上,成撮的桂花星星點點,香氣撲面;晚上行走在人潮擁擠的東湖大道,不經意間桂香飄落,喧囂頓時變淡遠退,夜晚壹下子顯得沈靜怡人,柔情似水……繞東湖公園走壹圈,沿路兩旁和湖邊,映入眼瞼的盡是壹珠珠秋桂。這裏的秋桂,不是單株獨樹,而是多株並排,形成壹蓬壹蓬的家族。細碎小花,粘滿枝頭,與綠葉相間。我從來沒看見過多株並蒂的秋桂,更沒見過這麽大片的、花繁葉茂的群體桂樹同時開花。 有人說,香氣濃郁的花,壹般是“或清或濃,不能兩兼”。然而,我認為,桂花卻具有清濃兩兼的特點。濃香遠逸,它那獨特的帶有壹絲甜蜜的幽香,常常使人遐想聯翩,勾起種種美好的聯想。人民形容桂花香飄萬裏,僑居外鄉的人聞到桂花香,就能在妳眼前浮現出家鄉的山水,勾引起思鄉之情。“天香生凈想,雲彩護仙妝”(朱熹)。所以人們歷來都說八月桂花十裏香。桂花不但芳香襲人,而且樹枝挺秀,枝葉豐茂,冬夏常綠,它不以艷麗色彩取勝,不以嬌研風姿迷人,卻因“天香雲外飄”得到世人的獨鐘。有人形容桂花香是:清風壹日來天闕,世上龍涎不敢香。因桂花為秋天開花,故被譽為“金秋嬌子”。又以其清雅高潔,馥郁香濃……香飄四溢,而被稱為“仙友”。 古詩雲: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而為佳節。誰知林樓者,聞風坐相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唐•張九齡《感遇》)中亭地白樹棲鴉,冷霜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唐•王建《十五夜望月》)桂花留晚色,簾影淡秋光。靡靡風還落,菲菲夜未央。玉繩低缺月,金鴨罷焚香。忽起故園想,冷然歸夢長。(元•倪瓚《桂花》)常言道:八月桂花遍地香。有個傳統革命歌曲也是這樣唱的:八月桂花遍地開,鮮紅的旗幟舉起來……這些話也許是針對其它地方或者以前的桂花而言。在我的記憶裏,我們這裏的桂花壹般在八月中秋之後,才開始慢慢的黃放開來,慢慢的香鋪開去……要等到農歷的九月初,也就是國慶左右才真正的開始像歌裏唱的那樣登堂問鼎,遍地的開,遍地的黃,遍地的香…… 兒時的老家,那時的桂花很少,我可以說從來沒有看見過桂花樹,更沒有看見過桂花。小時只是聽母親說起她小的時候,在她們家當地看見的桂花怎樣的好看,怎樣的金黃,怎樣的香到很遠很遠之外,怎樣的用桂花來做糕點,做湯圓心子,泡開水,做桂花酒怎樣的好吃,好喝;或者偶爾在書裏讀到這個詞語;或者就是晚上對著天上的圓圓的月亮,癡凝著月宮裏傳說的桂花樹神思遐想而已••••••聽到母親說起桂花的情形,仰頭凝望著月宮裏傳說的桂花、吳剛、嫦娥、玉兔,我對桂花就更加的神往了。更讓我鐘情的是,我在浙江臺州當兵期間,軍分區大院內有壹棵幾百年樹齡的桂花樹,長的比我們家三層樓還要高,很茂盛,樹圍三米多,冠幅像壹把巨大的傘,枝繁葉茂,四季常綠,即使在嚴寒的霜雪中,仍然英姿挺拔,密重的樹葉籠罩著枝條,壹襲墨綠凸顯著莊嚴肅穆。每年秋季開滿金黃色的花朵,清純幽雅,沁人心脾,樨韻流芳,彌漫整個分區大院,彌漫整個臨海城。開花期間,壹夜之間,地上就會掉下厚厚壹層桂花米,清晨許多家屬都會來收集桂花米,回去或泡茶、或用糖腌用作飲料、或用做炒米糖。 二十年前,我還曾親手在庭院栽了五棵桂花樹,隨著歲月的更叠,桂樹逐年長高,幾年前已經開花,不過,就算今年花開得最盛。閑暇時,壹有空,我喜歡壹個人在院內走動,感受整齊潔凈的環境,理清紛煩亂雜的思緒,為健身,也為反省,最後總會在那幾棵桂花樹下停留會兒,只因它的清新可人和寓意獨特。此物飄香之時,正值八月中秋之際。此刻,所見所聞,讓我禁不住借物生情,感觸萬分,想到自己的家鄉,想到兒時的中秋團圓,雖說離家在外已近五十年,但那濃濃的親情、淡淡的鄉愁還是不由地湧上心頭。夜晚,站在桂花樹旁,仰望長天,壹輪明月當空。我想,這裊裊桂香飄千裏,直抵雲天,是否和月宮中的桂香融為壹體? 據傳說,古代每年中秋之夜,桂子如雨,落於天竺。月落桂子,自然只是傳聞,但唐、宋卻因此而得名句:“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月中雖不能落桂子如雨,但桂能結子,確是事實。明代李時時珍曾對桂子做過考察:桂子卵圓形,灰藍色。李時珍認為它“辛溫無毒,小兒耳後月蝕癥,研碎敷之。”由於傳說中月中有桂,所以月亮又稱作“桂魄”。唐代詩人李商隱有詩句:“侵夜可能爭桂魄。”宋代大文學家蘇東坡有中秋詞:“桂魄飛來,光射處,冷浸壹天秋碧。”這兩處的桂魄,都是明月的代名詞,而傳說中的月宮也叫“桂宮”。從上面的詠贊中我們看到,自古以來,人們常把桂樹和月亮、廣寒宮等聯系壹起。原來關於這,還流傳不少神話或傳說。據明代段成式的《西陽雜俎》載:“月桂高五丈,下有人常砍之,樹瘡隨合,其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這則神話說的是漢朝河西人吳剛,學仙修道時觸犯天條,被罰在月宮砍桂樹。但是,不論他怎樣砍伐,樹總是隨砍隨合,千萬年過去了,吳剛每天都在辛勤地伐樹,那棵神奇的桂樹,依然如舊,生機勃勃。吳剛也只好長期過著“金風玉露伴素月,徒然銷魂”的生活了。但據說,每逢中秋佳節,吳剛可以在樹下稍稍休息,與人間共度團圓佳節。所以中秋節這壹天,人們賞月時看不到吳剛彎腰舉斧伐桂的影子。毛澤東在《蝶戀花•答李淑壹》詞中有:“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的詩句,用的就是這個典故。至於吳剛捧出的“桂花酒”,則相傳是仙人的飲料。曹植有《仙人篇》:“玉樽盈桂酒,河伯獻神魚。”此處桂酒也就是桂花酒。 由於桂樹花發於秋,古人又常用它來贊喻秋試及第者,稱登科為"折桂"。據《晉史》載,晉朝郗某對策考第壹。武帝問他,他回答說:“臣今為天下第壹,猶猶桂林壹枝。”應試及第稱“折桂”,即由此而來。宋人葉夢得在《避暑錄話》中記載:“世以登科為折桂,此謂郗說對策,自謂桂林壹枝也,啟唐以來用之。溫庭筠詩:‘猶喜故人新折桂’。其後以月中有桂,故又謂之月桂。而月中又有蟾,故又以登科為登蟾宮。”於是,“蟾宮折桂”,就成了舊時人們仕途得誌、飛黃騰達的代名詞。也由於“蟾宮折桂”借寓仕途通達,所以唐宋以來,文人墨客和官宦之家都競相種植桂花。至今各地還留有不少當時種植的古桂大樹。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把傷逝留在左邊

我希望自己是壹個駕禦文字的人,把我人生血管外科醫生中的那些煽情處寫得天地動容,驚世駭俗,可慚愧的是,我不是。 關於過去的日日夜夜,有許多該被記錄,但我卻不知該怎樣描述,時間清晰的流走著,改變了人的性情,經歷則磨平了年少的棱角。這是成長或是成熟。如今我的腦海中有壹些零散片段,微不足道的細節,壹些自己以為饒有意味的符號。我把它們拼湊成文字,但不願丟失它們應有的力量。 小試牛刀的接觸了下社會,才發現以前的日子是那麽的純粹,像秋日裏透過蒼勁樹幹的陽光,溫柔的撫摩那顆稚嫩青澀的心。唯有傷感的人才無法感覺它的溫度。 回想起我喜歡的書,歌,動漫,玩具……往事如煙血管瘤手術,那些片段已被歲月染上壹抹暗黃,似乎向我暗示著那是去不了的從前。 那些書,那些歌,那些情。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此壹時,彼壹刻,唯有浮華依舊。 很多很多的追憶,僅僅是因為我不甘心做壹個沒有起點的旅行者,當我不經意的發現傷感與記憶竟是狼狽為奸,不禁黯然。生存強迫每個人保持著行走的姿態,壹路上看盡了假惺惺,讓人不知所往。偶爾停下腳步,才發現真正柔軟滋潤心窩的還是那塵封已久的記憶斷章。 如果我能活到六十歲,那麽我已經走完了生命的三分之壹。現在的生活微創手術 ,我保持著中立,快樂在左邊,悲傷在右邊,中間不悲不喜。我知道並不是有很多人喜歡我的性格,也不是喜歡的人都理解我,但我不想去改變也不想去解釋。因為,為別人而改變,偽裝自己,很虛偽,亦很累。 我記得某人曾經對我說"妳是壹個想要得到安靜卻又十分恐懼寂寞的人"也許,我就是壹個這樣的矛盾體。喜歡站在有風的道口,回眸遙望遠方,遙望那來時的路,尋找已被歲月抹滅的成長足跡……

2016年9月14日星期三

海明威的悲傷

剛剛讀完海明威的《太陽照常升起》,覺得這是壹部很棒的小說。情節並不精彩,卻有著很深的意義。它以壹戰後紙醉金迷的世界為背景,於細節處刻畫了壹群年輕人的苦惱。 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巴恩斯。他在意大利戰場身負重傷並因此成為性無能者,戰後Dream beauty pro 脫毛在英國養傷期間結識了護士博萊特並深深愛上了這個女人,確信她是自己於茫茫人海邂逅的唯壹靈魂之伴侶。戰爭的洗禮讓他成為壹名深刻的男人,因此具備了某種吸引女人的特質。不出意料地,她也愛上了他。 泰戈爾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我不能說我想妳/ 而是彼此相愛 /卻不能夠在壹起。是的,他們無法在壹起;縱然在壹起,也無法靈肉合壹。 她是眾星捧月卻又風流浪蕩的女子,自然不會在壹棵樹上吊死。他楊海成是情深意重卻又深明事理的男子,自然不會為難這樣的女子。於是二人只能在各自的世界裏雲淡風輕,紙醉金迷。 奈何命運的夢魘如影隨形,英倫的相遇是羈絆的註定,她是他無法逃離的宿命。二人在巴黎的酒館重遇,她壹如當年的美麗,時光的刺刀從未割裂年少的情意。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他們明知無法在壹起,卻不能舍棄那曖昧的關系。畢竟她曾為錦瑟,他曾為流年。錦瑟流年裏,他們無端錯過了花期。倘若轉身離去,此生怕是後會無期。於是他選擇了陪伴,於暗無天日的寂寞中詮釋著世間最深情的告白。 她寂寞,他陪她聲色犬馬;她遠去,他只能相思無話……他給她的,永遠是最溫柔的陪伴與最沈默的守護。可除此之外,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與那些追隨她的男人青春歡暢。而這美好的時辰,本該屬於他啊。在同壹片天空下,卻有著壹輩子的時差;那心頭的朱砂,仿佛天涯雲端可望而不可即楊海成的花。 太陽依舊升起啊,誰能讀懂他心頭的牽掛,體會他此生註定的孤寡。

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旅途中的人

人的壹生在不同的風景區會遇不同的人,也許這些人都是妳生命中的匆匆過客,也許這些人會是妳生命中的知己,但是真正留下的人沒有幾個,許多人都是在不同的時刻由於時空關系慢慢離開在我們的世界中消失,從此妳的生活裏沒有了他的蹤影,只有若幹年後腦子裏留下的回憶HKUE 傳銷。 人生就像壹場旅途,旅途中我們會經歷很多風景線,不同的風景線上會遇到很多人。我就是如此,我走過中國的很多地方,路上遇到過很多人,但是不同的人都給我留下了不同的記憶,有著不同的回憶。 我們總喜歡把自己最好的壹面留給初識的人,且不知轉身後會有多少難舍之情。 我大二的第壹個寒假放假沒有直接回家,選擇去美麗的巴蜀玩了以後在回家。都說巴蜀美女如雲,的確是這樣的。我在這裏遇到的第壹個人就是壹個美麗的姐姐。我和她結緣說來也非常的蹊蹺,是由於姨爹帶我去看他家剛買的房子,剛好姨爹是她的客服。所以,見面的時候她非常熱情的招待了我們。由於我是外來人,不會說本地方言,所以她在接待我們的時候還特意留意了我壹下,並且還和我說起了話。可是,就是這麽壹說,我們就結下了很深的緣。以至於離別的時候她還故意叫了她的家人朋友盛情的款待了我特地為我送別,這也讓我感受到了四川人的熱情好客。後來,分別了,我們各自重復著昨天,思考著明天,只是偶爾會打打電話或者逢年過節的時候發壹下祝福的短信。 旅途中有的人可以做壹紅塵知己,有的人且只能做普通朋友,不能深交,否則會犯下錯誤港幣人民幣匯率。 大二寒假返校的時候,在火車上遇到了壹群老鄉,這些老鄉都是壹個地方喝著同樣的水、呼吸著同樣的空氣的人,只不過是相見的時間很晚而已。剛剛上車的時候我們都以防賊的眼睛看著對方,各自忙著各自的事。壹直等到我們都看不見故鄉的雲,呼吸不到故鄉的空氣的時候,我們才用和善的眼睛看著對方。我不記得是由於什麽原因聊起來的,但是我深刻的記得當我們說到我們是去同壹個城市的時候,那時候心裏有壹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因為,這壹程不至於壹個人孤獨的走,可以有幾個人來和妳壹起打發壹下時間,聊聊彼此遇到的風景,走過的路。這其中有壹個長的非常清秀的女孩子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不知道這種印象是壹種普通欣賞之情,還是壹種愛慕之情,但是我知道我們到了所在的城市的時候有了壹段非常純潔的友情。這種友情比愛情還深,比友情還高尚,可是又有誰會知道這種情走不了多久就會慢慢變得冷淡。有壹句話叫“寧拆壹座廟,也不要拆壹柱香”。是的,雖然我們彼此都有好感,但是也不能犯下錯誤留下不好的名聲,所以我們走的很遠很遠,遠的回到了原點,遠的只能默默的看著朋友圈彼此的動態。 什麽是貴人?就是無論妳身分地位多高,才華深淺如何,願意為妳排憂解難的人,就是貴人 you beauty 投訴。 大二第壹個暑假,由於我所在的城市離家太遠,回家壹趟不容易,所以我選擇在我所在的城市隨便找壹點事做做就可以。其實,我們對這個世界應該充滿著希望,因為在妳絕望的時候,總會有壹扇窗為妳打開的。我剛停下手中的工作,急促的電話就催我快接電話,又貴賓來訪。我拿起電話的時候,看看電話號碼非常陌生,並且還是壹段長號,壹般我對這種電話是直接掛了或者不接,但是這次我接了。那邊傳來了壹個慈祥、溫柔的聲音,她說了很多,我才發現原來她是買保險的,那時候我對“保險”這兩個詞語非常陌生,只是高中的時候在政治課本上看過,不過沒有太深的了解。後來,當我暑假的時候,和她壹樣坐在寬闊的辦公室裏度過我第二個暑假的時候,我才知道什麽是保險。這期間這個大姐非常照顧我,壹直到我離開這家公司回學校繼續學習的時候,她都始終如壹。並且,我們在我走後我們還相約很多年後她和她的家人壹起來我的故鄉雲南做客,我做他們的全程導遊。 很多事已經過去了,很多人已經路過了,但是還有多少人還在我們的身邊呢?有壹句話說的好“越長大,越孤單”。我覺得也如此,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當妳遇到困難的時候,能聯系的人越來越少了,更多的是自己的家人或者最好的幾個朋友。我雖然才二十出頭,但是我走過好多地方,遇到好多人,有看的起我的,也有看不起我的,但是每壹個路過的人,我都覺得是“緣”,是我們上輩子彼此的修行,這輩子註定相遇。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

那一夜的煙花雨


喧囂,漸漸地停了下來;夜,也就慢慢地靜了下來。

該睡覺的時間早已過了刻度,卻依舊還是睡意全無。浮塵蒙滿了臉腦部發展龐,眼裡佈滿了鮮紅的血絲,多少個無情的歲月褶皺了記憶,又有多少個幽深的夜憔悴了顏頰,而蒼白的靈魂卻總是在這樣的午夜找不到安放。

於是,我還是依舊呆坐在電腦旁,扣上耳麥,揀了支幽宛的曲子,讓思緒隨之悠揚。目光呆滯於瑩屏上,QQ好友依舊趕集似的你來我往,陌生的你們又是為何還沒躺下,難道夜晚成了每個心寂人兒夜生活的天堂?

曲調很淒涼,感覺曲子裡抑揚頓挫的二胡聲把這個夜晚拉得更幽長,於是你的故事便開始飄進我悠悠的心房。說好了,要為你寫一段關於你與他的情殤的文字,可好多年了都沒有兌現這一承諾。今夜,那好,就選在今夜吧,我也懷揣了幾分惆悵,把你們的故事揉進我的感傷。

南方的天空總是很晴朗,白雲幾朵總是懶散地飄浮在湛藍的天空上,就如同那邊的海一樣,遼闊而寬廣。當千帆過後的海浪湧向岸邊的沙灘時,你還是沒有挪動身子,任海水肆意地拍打,眼眸可及的海天交接的地方,你等的船兒怎麼就不見返航……

十五歲那年,初中就要畢業了,可是你卻沒能畢業如願夢想。因為說是回雲南娘家的母親,一去可就再也沒有回來,母親跑了,不知為何,跑了!只聽父親說當年花錢買來的娘一直都沒有居心在你們家。媽媽的不告而別就像天空中的鳥兒少了支翅膀,原本就境遇不好的家更是支離破碎了。你很清楚,即便是自己念完所剩不多的初中學業,父親也無法再支撐你求學的夢想。於是你選擇了放棄,你得同父親一起開始操持這個微寒的家,年底時你背起了那個藍色的行囊,南下的列車拉走了你花季時的理想,你只聽說靠海的南方是打工族的天堂。

當年的南方,其實也不是所有打工者夢想開始的地方。遠房表親幫忙進了一間小型電子廠,工資很低,當年不到三百塊的學徒工資,都是要隔一個半月才能領到的呀。因為你年紀太小,進不了正規的大廠,能進得去你已是滿腹的歡心。當你第一次領到有生以來自己勞動掙來的267元血淚錢時,你欣喜若狂了一個晚上,自己也能掙錢啦!記得你說,你總是會在沒加班的夜晚,抬頭仰望天空,你分不清哪一邊才是家的方向,於是就對著那輪彎彎的月亮想家,想家裡的老爸,也想走丟在雲南的娘。

就因為這樣,你一向很懂事很聽話,每一次領到工資,雖說就那麼幾張,你都會給老爸分一半兒寄回去,在那間小廠你一呆就是三年多。三年後的春天來了,你也是個十八歲的大姑娘,身著單薄的春裝無法再掩飾住你少女的芬芳,幾年來的磨勵,你越發的成熟與漂亮了。就如同那春天般,你也有了新的夢想,你得走出去闖一闖。於是,一次“高薪招工”,你去了,只是沒想到,這也是你人生的一大轉折,原本平靜的生活卻開始了微瀾起伏。那個所謂的高薪工作其實就是夜總會的坐台女,你被騙了。被騙去的第一個晚上,歹人們威逼你出賣人格與尊嚴,你生死不從,他們一夥人拿你痛打,抓住你的頭髮使勁兒往牆上撞。你遍體鱗傷、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癱坐在牆角的地上,淚如雨下。此時此刻,在你的心裡天蹋了,地漰了,你的靈魂徹底地的死了。你說當時的你青春不見了、夢想破滅了、純潔染塵了,猶如掉進了人間地獄,兇惡的魔鬼在羞辱你的身心、撕扯你的靈魂。天在轉,地在動,你的世界毀滅於那個刻骨的瞬間。

昏暗的牆角裡,你嗚嗚地泣哭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輕聲喚你:“靚女,快別哭,趕緊跟我走,他們把酒言歡去了,我幫你逃出去,不然以後你會更慘的,快!!!!”他聲音低沉而急促,出於求生的本能,你渾噩地順從著他的拖動,從側門兩人飛快地跌撞出了那個魔宮,也不知跑了多久、多遠,你們才終於肯停了下來。在停下來的那一刹那,你和他都幾乎同時栽倒在一處山坳裡,你泣不成聲。你們喘著粗氣,滿臉驚恐,但總算是逃出了魔掌。

他是誰?你告訴我說,他就是第一個撩開你少女情竇的男孩兒。他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父親是個“漁夫”,時常出海捕漁,當年的海鮮市場很好,收益頗豐,他也時常隨父親一起出海幫忙。所以平日裡沒事就偶爾來這夜總會消磨時光,他說像你這樣遭遇的女孩兒有好多,要不時都有人說起,且都是異鄉人。他那夜是無意間撞見你的,因自己熟悉環境,才敢救下你。

那夜,他知道你很受了驚嚇,把你安頓在了一個朋友家,並去藥店為你買了些藥,一個勁兒地安撫你、鼓勵你。怕你還是不安全,第二天又把你送到了另一個城鎮,還幫你找了份零工,也算是暫時有了安身。

很多的情感都源起於平淡,很多的故事都緣起於巧遇。

接下來的歲月,就像電視劇裡的故事一樣平常但也真切,你又一段人生的曲目開始了。他雖談不上太多的帥氣,但總有一種南方海邊人的質樸,被海風刮過的臉龐有些黝黑,但微起的笑容裡透著一份貼心的穩健與厚重、善良與安全。就這樣,恩人的音容笑貌一點點的走入了你青春期的夢裡,平淡的你們巧遇了不平常消化系統的故事,再在後來的慢慢兒的情感發酵過程中,轉化成了寫書人筆下的戀情。同樣的溫婉,同樣的纏綿,同樣的淒淒切切。正因這樣,你們也大膽地擱置了家庭的不對等、擯棄了內地與沿海的差距、忘卻了路途的遙遙不及,你只想與他把心貼近。

風雨路途裡,他總是激勵你生活的勇氣,忘掉過去,他說豐碩的果實總是要待花開花落後才能得以採摘。每個週末他會去看你,並時常會帶去一份美味的海鮮,讓你一起分享他在海浪中搏擊的成果。他陪你逛完了那個城市幾乎所有的街巷,不為要買東西,只為了靜靜地陪伴你走過每一段人生路。炎炎夏季裡,你最喜歡喝兩元一杯的加冰楊桃汁,原因是你喜歡它酸酸的味道和它的物美價廉。於是他總是在你們走累了的時候,邀你走進街角那間清幽的冷飲店,也總是習慣地叫上三杯。我奇怪地問你,為何要叫三杯呢?你說他的目的是其中兩杯一起在店裡共飲,另一杯要你打包回宿舍去喝。沿海的南方冬天不算太冷,可他還是為你送去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並說雖然不是太冷但這兒海風很大的,別凍著了。

你說你那時真的感受到了,愛其實也很簡單,有時會在心底自然的升起,無需大愛,無需誓言旦旦,無需海枯石爛,只需微小的疼惜、默默的守護,就會在心靈深處產生一種只能體會而無法言表的愛戀之情。想念成了你工作以外的另一份事情,你說在你的內心裡,除了那份最真的感恩,真的就只剩下那份與他交往中,慢慢兒累積下來的那份純情了。這不是強加的,而是自然的形成,所以說,愛是點滴的累積,它源起於平淡。

又一年的寒風掠過海邊,南方的冬天比北方來得要晚一些,這也預示著又一年即將結束了。就要過年了,一個週末,他又來看你了,手裡拿了幾支煙花。他說快要過年了,他還得陪父親出一趟海,他不能陪你過年。你喜歡看煙花,就讓這幾支煙花代他陪你過年,讓你在除夕夜跑到出租屋的樓頂上去放,他也好在海裡的漁船上看看你燃放的煙花,讓煙花代表著你與他的心語。其實能看得到嗎?只能想像那煙花的美,想像你一個人的除夕夜獨守的心情吧!

除夕夜你如約去出租屋的樓頂燃起了煙花,七彩的火花散開於天際,紛紛墜落,就如一場煙花雨,美輪美奐的煙花雨!你生怕他看不見,還特意置得老高老高,心間默默地問,他看到了嗎,除夕夜的煙花雨,看到了嗎?

節後的南方,氣溫就開始了回暖,樹木又開始了發芽,花兒又開始了綻放。可是,一個週末、兩個週末、三個週末過去了,怎麼就始終不見他的到來,難道他就忘記了還有一個你在守候他的歸期嗎?一個月過去了,你有些坐立不安,你得去找他,去看看他是怎麼啦!當你來到他家所在的那片海邊時,鄰里人給你的消息寶寶 免疫力就如初春裡的一聲春雷,雷聲不大,可讓人始料不及,同時也震傷了你的神精。他在海裡捕魚時不慎墜入了大海,就再也沒有上來!!他走了,永遠的走了,去尉藍的大海裡捕魚去了!那一刻,沒人能讀懂你臉上的表情,只見眼角滾著淚,無聲的淚如流水!

船兒出海的沙灘,你就傻傻地坐在其間,讓淚水傷心的掉進沙裡。浩淼的大海裡再大的帆舟在其間也是那麼的渺小,海鳥點水起落,極力的眸光怎麼也看不見海水的邊緣。浪濤掀過來了,蓋過了你的腳、你的腿、你的臀,濕透了你的鞋、你的裙、你的心!海天交接的地方,幻光點點,他要回了嗎?回了嗎?海風吹過了一遍又一遍,海浪掀過了一波又一波,可你等待的船兒怎麼還不來?

你的故事,多年來沉澱於我的心間,在今夜我把它變成了幾行回憶的文字。生命中的路人總是來來往往,從陌生到熟悉,而後又從熟悉到陌生。你我也是這樣,只是流浪時偶遇的過客,雖已記不清彼此的模樣,雖已不再知曉各自的現狀,但有的記憶會一直印在心底。有的時候,情緒因故事而起;也有的時候,往事因心情而回憶。帶著幾分感傷,幾分無奈,幾分惋惜,我又一次走進了你的故事裡,而你的故事也注入了我的血液。

同你一樣,我也好想知道,那一夜的煙花雨,他看到了嗎?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享受這最本真的一切


當萬物終歸於寂,便在也看不見腳邊的野花了,離開學校,離開城市,離開一切,心中不再會有波瀾。曾經相伴的人,你在挽留我嗎,還想用那無情而諷刺的話語去激我回首,還是想用那冷漠的過去再一次佔領我的心。如新香港消失吧,虛無吧,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可笑。

讓那狂妄的笑聲告訴世界,這一切並非不辭而別,是我把你拋棄,把你掀翻什麼是你的規則,康泰領隊如果存在,請告訴那些機械化的人們,告訴他們那些看似深思熟慮的選擇其實早已被你註定,告訴他們,那些最珍貴的夢,已被你偷走。那些背棄你的人究竟給你帶來了怎樣的恐懼,你把他們唯一留下來的東西粉飾一新,成為了人們譏笑的對象,你把他們的話語變成了人們厭惡的,帶著枷鎖的書籍,你把他們的靈魂束以那些弱小者不屑於碰及的高閣,哈哈,那又能怎樣。

街頭,看著眾人的演出,可笑的人總是喜歡玩弄他那可憐的心,康泰導遊還在編制那片大網嗎,看不出它的脆弱嗎,如果失去了那些蟲蠅,又有誰會爬到你身邊呢,就為了弱小的你下一次的光臨嗎。還在踱步在那羈絆之中碼,當你們抱成一團時,沒有察覺自己被擠成了一團肉泥,不再是你了。還有那些充滿自我原則的懦夫,不願承認自己的寸步不前,硬生生的把自己按在地上,倔強的告訴別人這就是自己的選擇。

罷了,去找尋遠方吧,找尋還沒有被完全同化的自己,康泰導遊告訴那些那些明白自己還掙扎在痛苦中的人去享受這最本真的一切。